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数字乡村建设如何衔接网络扶贫?

发布人:数字乡村 发布时间:2021-03-10 375 次浏览

网信关键词——网络扶贫

回望2020年,每个人都了不起,和我们的国家一道闪烁光芒。数字化为发展注入活力,法律体系筑牢“安全之网”,“十四五”擘画网信新蓝图,互联网时代为新征程汇聚磅礴伟力。《网络传播》杂志特选出四大网信关键词,本期带你解读“网络扶贫”。


图片


2020年11月23日,贵州宣布最后9个深度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这不仅标志着贵州省 66个贫困县实现整体脱贫,也标志着国务院扶贫办确定的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2020年1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脱贫攻坚总结评估汇报。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把脱贫攻坚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采取了许多具有原创性、独特性的重大举措,组织实施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力度最强的脱贫攻坚战。经过8年持续奋斗,我们如期完成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消除了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近1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胜利。


网络扶贫工作是打好脱贫攻坚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重点领域。网络扶贫行动实施以来,充分发挥互联网、大数据等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着力在弥合贫困地区“数字鸿沟”、发展农村电商、网络扶智、“互联网 + 医疗”等方面不断取得新成效,为打赢脱贫攻坚战作出重要贡献。


网络扶贫取得丰硕成果


甘肃省清水县黄门镇小河新村村民景彩彩被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在政府帮扶下开始种苹果。但是每当卖苹果的时候,景彩彩就要推着独轮车翻山越岭去赶集。后来,清水县大力发展农村电商,完善物流和网络设施,建成18个乡镇电商服务点、260 个村级电商服务点,物流快递覆盖率达 100%。


小河新村举办微信直销电商夜校,景彩彩报名上了夜校,从微信注册、银行卡绑定学起,学会了网上卖苹果,一年通过电商卖苹果挣了4 万多元。


安徽省淮北市黄集村村民张秀英家被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还欠了近二十万元的债务。为了尽快还清债务,张秀英和儿媳冯影在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搭建温室大棚种植多肉进行销售。以前她们主要靠当地批发,后来转变思路,不但开了网店,还做起了直播,算下来种植花卉年收入预计有 5万元。除了自己脱贫以外,婆媳两人还带动了两个当地脱贫户就业。


…………


“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困难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要实施网络扶贫行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扶贫工作随时随地、四通八达,让贫困地区群众在互联网共建共享中有更多获得感。”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发挥互联网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多次就实施网络扶贫行动作出重要指示。


顶层设计,行动指南。2020年11月6日,国务院新闻办就网络扶贫行动实施情况举行发布会,中央网信办副主任杨小伟介绍,近年来,中央网信办会同相关部门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制定《网络扶贫行动计划》,并每年根据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的决策部署,提出有针对性的网络扶贫工作要点,确保网络扶贫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和明显成效。


图片

2019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智慧农业助力乡村振兴展区,重庆各区县特色农产品二维码、大数据等展示。图/本刊记者 潘树琼 摄


网络覆盖工程方面,实施六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打通贫困地区通信“最后一公里”。贫困地区网络覆盖目标提前超额完成,贫困村通光纤比例由实施电信普遍服务之前不到 70%提高到98%。


居住在云南的独龙族被称为“直过民族”,即从原始社会直接跨越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在通信方面也是一步跨进了现代化,跟全国人民一样用上了现代化的光纤、4G,现在独龙江乡还通了5G。


2020年5月,“悬崖村”村民迁入了新家,四川移动早早在新址建好网络,还为此次搬迁提供了5G直播技术支撑,确保搬迁安全。


农村电商工程方面,支持贫困地区发展“互联网 +”新业态新模式,增强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实现对 832 个贫困县全覆盖,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由2014年的1800亿元,增长到 2019年的1.7万亿元,规模扩大了8.4 倍。


重庆市秀山县是“全国农村电商产业发展示范基地”。在当地,名为“武陵生活馆”的店铺成了农特产品集散中心,村民送来的土鸡蛋、紫薯、干花生等乡野土货通过电商平台到达全国各地的餐桌。目前,秀山县的武陵生活馆共有 152 家,覆盖所有行政村。此外,秀山县还配有完善的城乡配送、区域分拨、全国直达三级物流网络,当地农村电商大数据中心、智能仓库也相继投入使用。


网络扶智工程方面,加快学校联网、推广在线教育,持续激发贫困群众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全国中小学(含教学点)互联网接入率从2016 年底的 79.2%上升到 2020年8月的 98.7%。


2020年,成都七中全日制远程直播班的课堂已同步到四川、云南、贵州、广西、青海和重庆等地的 300多所学校,高中三个年级有将近 10万人进行全日制远程直播教学。信息服务工程方面,网络扶贫信息服务体系基本建立,远程医疗实现国家级贫困县县级医院全覆盖,全国行政村基础金融服务覆盖率达 99.20%。


贵州省贵阳市息烽县青山苗族乡大林村村民取养老保险金时,只需带卡到农信普惠金融服务点就能取到现金,该服务点除能为村民办理小额取现、转账汇款、代理缴费等相关业务,还能缴纳社保。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老县镇贫困群众黄维兰患有乙肝、肝硬化、失血性贫血(重度)等病,2020 年,通过远程医疗平台,黄维兰在家门口就能获得来自三甲医院的最佳治疗方案。


目前,陕西已完成10个市、96个县域的远程云平台全覆盖,连接超过 2 万家医疗机构,全省因病致贫户较开展健康扶贫工作前减少 13.8万户。


网络公益工程方面,网络公益扶贫惠及更多贫困群体,一大批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网信企业和广大网民借助互联网将爱心传递给贫困群众。


2020年8月,为推进城乡学龄儿童对科学的关注及认知,通过互联网助力乡村教育扶贫,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在广东省紫金县开展了“村暖花开·互联网扶贫行动”,以主题情景直播课的形式,邀请航天专家为当地的乡村学生献上一堂别开生面的科技素养体验课程。

数字乡村建设加快推进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习近平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接续推进巩固拓展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绘制乡村振兴美好蓝图,要有新理念、新思路。党中央、国务院多次作出重要部署,实施数字乡村战略,大力发展数字农业。2019 年 5月,中办、国办印发《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明确将数字乡村作为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加快信息化发展,整体带动和提升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


2020年,各类数字技术应用逐步在乡村政务服务方面推进,给广大农村尤其是贫困地区群众带来实惠和便利,数字化成为稳步脱贫和乡村治理的“好帮手”。


在浙江省德清县五四村,数字乡村可视化系统上线运行,初步实现乡村环境整治可视化、数字化和多元化,探索出智慧乡村治理的新模式。临近的三林村则在 2019 年与浙江大学牵手,成立全国首个数字乡村研究机构。如今,三林村不仅有自己的抖音号、村播平台、网红学院、乡村数字图书馆,还有水下智能机器人“数字鱼”的科技示范。


四川省宜宾市长宁县铜鼓镇红星村村民通过微信就能了解、关注家里的情况。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为减少村民聚集带来的风险,增强村务透明度,长宁县在固定公开栏公示的同时,还以 QQ 群、微信群等方式向村民公开各村相关信息,积极推广“互联网 + 村务公开”的民主监督模式,受到村民欢迎。


重庆(荣昌)生猪大数据中心借助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开发了“容易管”“容易养”“容易卖”“容易贷”四大平台,实现了生猪养殖、贩运、屠宰“一网式”实时监管。其中,“容易管”生猪产业数字监管平台,让生猪流转信息实现了全环节记录,有效防范了不法分子违规开具检疫证明、违规调运生猪等问题。同时,该平台还构建起多层次生猪质量标准体系,引导散养户实现生猪养殖品牌化、差异化发展,做到生猪产业的整体提档升级。


图片

2020年11月23日,浙江乌镇,2020“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的远程问诊系统,对面的医生可实时对患者远程诊疗。图/本刊记者 潘树琼 摄


2020年,我国数字乡村建设加快推进。农业农村部、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中央网信办等四部门联合印发《2020 年数字乡村发展工作要点》,浙江、河北、江苏、山东、湖南、广东等 22 个省份相继出台数字乡村发展政策文件,政策体系更加完善,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的工作格局初步形成。


2020年7月,中央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工作的通知》,拉开中国数字乡村试点工作序幕。该《通知》不仅在完善乡村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上提出要求,在探索乡村数字经济新业态、数字治理新模式等方面也进行了部署。目前已在全国部署了117 个数字乡村的试点县(市、区),其中包括 27 个已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


数字乡村战略进一步落地实施,各地区数字乡村建设发展取得良好成效。2020年11月27日,由中央网信办信息化发展局等共同指导的数字乡村发展论坛在重庆举办。会议指出,总体来看,数字乡村建设取得了初步进展、成效逐步显现。截至 2020年6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85 亿;全国行政村4G覆盖率超过98%;农村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1937.7亿元,同比增长39.7%;“互联网 + 政务服务”加快向乡村延伸。


数字乡村建设进入了全面推进的新时期,但同时也面临乡村建设缺乏整体规划设计、智慧城乡建设差距较大、数字乡村建设存在地区不平衡等问题。如何破解?在数字乡村发展论坛上发布的《中国数字乡村发展报告(2020 年)》强调,数字乡村建设发展仍需从以下方面着力:一是要加强规划布局,积极谋划“十四五”数字乡村发展;二是要夯实发展基础,加快建设乡村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三是要释放数字红利,培育壮大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四是要创新治理模式,提升乡村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五是要推动融合发展,统筹发展数字乡村与智慧城市;六是要激发内生动力,接续推进网络扶贫与数字乡村建设。


数字乡村建设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整体带动和提升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为乡村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