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乡村改革 改革动能惠民

发布人:数字乡村 发布时间:2021-12-17 709 次浏览

人民日报

西宁作为青海省的省会城市,聚集了青海省近一半的人口。教育、医疗、养老等民生需求十分突出;但西宁地处欠发达地区,经济规模小,资源不平衡,民生需求小。有矛盾。

西宁勇于担当,抢抓发展机遇,以改革为杠杆,推动民生发展。

改革不是避难点

平衡优质资源乡村改革,村里的孩子回来了

又是一年的开学季。海拔近3000米的校园里,充斥着青春的面孔。“不仅学龄新生实现了零流失,还有50多名学生选择了从城市转学回来。” 西宁市湟源县和平乡中心学校校长胡水民自豪地告诉记者。

而就在几年前,他几乎每天都睡不着:“学生人数在萎缩,招四个班的时候,有一个是空缺的。”

孩子去哪儿了?近年来,农村学生涌入城市学习。“乡下空城里”,让资源有限的西宁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变化从何而来?2016年底以来,西宁市成立了12个跨城乡管理教育集团,采取“四互四共”的办学模式,以城市学校带动农村学校发展。

数学老师李生生是西宁七中教育集团派往和平乡中心学校的优秀教师。她自制的三维教具使困扰学生的几何应用问题变得有趣且易于解决。一次公开课吸引了全县5所学校。公司同仁前来“取经”。

管理整合、教师外派、教学交流、学生互动……学校的集团化办学为和平乡中心学校带来了教学质量的提升——新建的小轮车和航模训练基地足以抗衡一流市内的学校。条件是可比的。已经调到县城的曹正强,回到了眼前的农村学校。“县城中学没有这样的设施。打得好,才能学得好。”

据西宁市教育局局长王刚介绍,截至目前,西宁市1400余名农村学校教师获得全师、全学科、全覆盖的业务帮扶指导,1900余名教学、开展了集体学校之间的教学和研究活动。270多名在城镇和县城上学的孩子返回农村学校就读。

厂办大集体改革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系_乡村改革_戈尔巴乔夫改革和邓小平改革

改革是杠杆。西宁不靠,靠全面深化改革,盘活教育、医疗、养老等各类优质资源,促进资源向欠发达地区、向薄弱洼地倾斜,让基层共享。

坚持改革

从“医联体”到“健康社区”,健康养老更有保障

“一年下来,我节省了近2万元的医药费。” 大同县宝溪村村民焦卫兵从未因褥疮住院。说起家庭医生张胜寿,他心存感激。

因为不慎跌倒,焦卫兵多年卧床不起乡村改革,褥疮严重。他每年住院两三个月。“再加上住宿费、交通费,还有丢了家人陪床的工作,负担不轻。”

近两年,西宁市第一医疗集团成立后,第一分院长宁乡医院宝溪村的村医张胜寿成为焦卫兵的家庭医生。“借助小组培训的医学知识,我调整了老焦的饮食、劳逸结合,并教会了他的家人如何护理。以前我们村医不明白这一点。”

戈尔巴乔夫改革和邓小平改革_厂办大集体改革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系_乡村改革

近年来,西宁市稳步推进市、县、村四级紧密结合的医联体改革,解决了群众看病偏远难的问题。“我们不满足。在此基础上,我们将进一步建设'健康服务社区',以'预防疾病'为重点。” 西宁市卫健委主任郭伟说。

统筹市县卫生资源,突破限制,下沉疾病预防、妇幼保健、健康教育等资源,与医疗预防相辅相成;创新绩效考核激励机制,聚焦临床一线、业务骨干、关键岗位;全市722家庭医生团队已进入15.80万户……一系列组合拳,不断增强群众获得感。

从“医联体”到“健康社区”,西宁并没有停止改革的步伐,而是“一个接一个”、“敲响”出新格局。

在城西区古城台街道昆东社区,藏族老人任庆拉毛每天11点都会到社区的“爱老幸福食堂”吃饭。

1个市级指导中心、30多个街道中央厨房、100多个社区幸福食堂、1000张幸福餐桌……爱老幸福食堂“千人”项目,打造15分钟送餐服务老年餐饮服务圈。

被评为全国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优秀示范城市的西宁,正在进一步推进改革:精准居家养老服务,为近30万老人购买服务2.1亿元; 投资1.1亿元分步建设121个社区日托中心,自筹资金1.34亿元在300个农村建设“敬老之家”……老年人口60余人占全省一半 在西宁市,“家、社区、机构、社会”四位一体的新型养老服务模式不断完善,给老年人带来稳定的幸福感。

乡村改革_厂办大集体改革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系_戈尔巴乔夫改革和邓小平改革

改革进取

打造“绿色发展模范城市”,“高原绿”、“西宁蓝”、“江湖清澈”呼声越来越高

初到西宁的人都会惊叹这座城市的绿意盎然。

这座城市到处都是树、草和花。绿色无处不在,绿色被插入。曾经光秃秃的南山和北山,如今郁郁葱葱。美丽的北山花园里,花儿七彩,流水蜿蜒,湖北游客马东辉感叹:“哪是西部城市?”

市民们明白,西宁的绿不仅是外在的,更是内在和骨子里的。

2016年,西宁市确立了建设“绿色发展模范城市”的目标,优化组织体制改革,成立了全国唯一一个负责统筹推进绿色发展的地方党委——市委绿色发展委员会。谈到部门定位,市绿色发展委员会主任徐进直言:他既是召集人,又是绿色保护者;他既是研究所,又是监督团队。

乡村改革_戈尔巴乔夫改革和邓小平改革_厂办大集体改革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关系

西宁追求绿色发展,变成了几大与市民息息相关的重大工程:

“高原绿”,从绿到美。南北山地森林覆盖率提高到79%,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34%。“干河工业园区6540亩工业用地,三年前还杂草丛生,墙垣残垣。现在它已成为一座繁花似锦的绿色博览园,一座城市的绿肺。” 西宁园博园园管委会副主任西宝森林陶亚琴说。

“西宁兰”叫得更响了。“降尘、减煤、控车、治企、清渣”,空气质量优良率连续五年位居西北省会城市第一。

“清净江湖”名副其实。水清润,岸绿,风景秀丽。中区市民赵德荣每天和妻子沿着南川河散步。

改革思路一旦确立,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南川河流域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缺钱怎么办?“选一块先做”“有所作为”……经过两年多的试点,水质越来越好。

对大同县朔北藏乡10个村2万亩林地开展森林生态效益分类分级补偿试点。30%的补偿资金用于村民个体林地管理和保护;70%用于村集体质量提升。白牙村村民吴胜辉成为这次改革的受益者:“家里有3个病人。不能出门,不能工作,穷了很多年。有了补偿,再加上保护森林和种树赚取工资,我就可以在家门口搞定。增加收入。”

只要是民生需要,“骨头”再硬,我们也要啃。“全面深化改革,就是让人民群众得到更多实惠。” 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王晓说。.”